岚湘

奈何桥畔 忘川河尽 莫非黄粱一梦

喜欢你的时候
希望可以有多一秒
哪怕只是一秒
能够陪在你的身边
那是一种渴望
痴心妄想
最后
心灰意冷
命运又开始嘲讽
同一个房间
每天过着同样的24小时
你也会开怀地笑
无拘无束
只有我知道
从前那样的笑
对着的人会是我
现在的我却会哭
外表难以接触的你
会比我更好相处
而你眼中
爱笑的我
比你更孤独
却是难哭诉

待来年秋风起
往昔与谁忆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你们冠着好朋友的头衔 言语间透着亲昵
可是回到那些所谓的虚拟空间
你们再无交流
她的空间与动态你永远看不懂
她的语气甚至让你厌恶
心下成冰
却透彻
原来自己对她也存在那么多隔阂
那么现实里呢?
为什么
她瞒着你很多事
她和厌恶的人谈笑风生
她和你喜欢着的人畅所欲言
你却一无所知
为什么
你们还可以是所谓的好朋友?
你们还可以笑着谈论那么多事?
明明知道自己心里难受也瞒着她许多事
而她亦如此
为什么还要手挽手肩并肩

我们是好朋友呀

我有一个朋友
家里总没网却又止不住地想上网
于是她开了流量
昨天
她还发了一条弱智说说

然后











她今天就被停机了

今天补课班同学没来,听了一下原因。
原来是因为今早看欧洲杯球赛看得太累了。
这么多原因,我只服他。

遇见(1)【原创】

   雨点死命地往窗户上砸,一开始的清脆声逐渐密集起来,像支毫无章法的乐曲。                      
   美枝子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惊诧地望窗外乌云拢聚。
   好像有什么事忘记了,心底的那个声音告诉她。是吗?什么事呢。她皱起眉努力地回想。恍然又如梦初醒般扔下手中的值日用的抹布,跌跌撞撞地找到自己的伞,迈着从未尝试过的大跨步,快速跳跃下高高的数也数不清的台阶。那么多那么多,那么的让人厌恶啊。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让贺仪淋雨!
   可是心里却有另一部分在难以遏制地欣喜雀跃。饶是再薄凉淡漠的人,终究该泛起一丝涟漪吧。 
   “你真喜欢她吗?”美枝子突然想起良美这样问她。喜欢……吗?
   每天只要看见她就很高兴,不允许看见她有些许难过,平日里还想尽各种办法和她找共同话题来缠着她。如果对方心情不好的话,明明想安慰却又别扭地说不出话,只能默默地注视关切着她。
即使贺仪从来不理会美枝子这些小动作,甚至有时候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可是三个月的死缠烂打终于给美枝子换来了贺仪少许的言语相对。任何努力都是会结出美好的果实的呀,那个时候美枝子不无兴奋地想着。
   而当良美一脸严肃地提出这个奇怪问题的那一刹那,美枝子是想就那么下意识地点头的。但她没有,因为那会意味着她是怪物。
   没有一个女生是会喜欢女生的。用的是喜欢,而不是欣赏。上天注定了男人该喜欢女人,女人该喜欢男人。就好像春天到了樱花一定会开一样,女人只能和男人在一起。
   美枝子匆匆忙忙地提着伞赶到楼下,望见那个熟悉的人,如释重负。
   贺仪很好认,她爱穿格子衬衫,随意挽着长发,总喜欢低着头,那双明明灿烂幽深的眸子却总不喜欢对着别人。她喜欢不紧不慢地走路,背甚至会有些微微弯曲。
   可此刻那个在她回忆里走过几千几万遍的贺仪此刻挺直了腰站在另一个女孩子的伞下了,眼神阴冷,紧紧地抿着唇,一言不发,看起来比平时更难以接近了。
   “姐姐,请跟我回家吧。爸爸他很希望能见你一面。”贺仪她们站的离教学楼并不远,声音有点轻但正好能让美枝子听清楚。
   姐姐,那是贺仪的妹妹? 美枝子困惑地看着那个撑伞的女孩子。
   “我是中国人,我姓贺,不姓平宫。恐怕难担的起平宫顺子小姐的一声姐姐吧。”贺仪的嘴角好似弯出一个诡异的弧度。此刻立于屋檐下的美枝子却愣住了,微微用力抓紧手中的伞。
   那是美枝子第一次看见贺仪笑,并不是来自于她的纠缠。
   美枝子又想起因这个独特的名字问起过贺仪是否 是中国人,那个时候贺仪低头什么也没说,不置可否。
   她如果是贺仪的妹妹,为什么贺仪不认她?平宫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贺仪不是中国人?  美枝子有着满腹的困惑却又难以言说,真是令人难过啊。
   “鹤仪姐姐!”女孩子有点着急地去给离开的贺仪撑伞,亦步亦趋地跟着,杏眼里写满了无措,“请别这样说……”
   鹤仪?那是她真正的名字吗……
   美枝子走出大楼,慢慢地撑开透明的伞跟着。
   “平宫顺子,就这样回去当你的好女儿吧。”三分不屑,七分嘲讽。
    贺仪厌恶地转过身,坦然地置身于暴雨中,还是不紧不慢地向校门口走去,缓慢的步子带动起身后束着的长发,尽管大部分已经黏在了她的后背上。
    而那是美枝子听见的她们的最后对话。因为当女孩子再次匆忙赶上去追的时候,美枝子比她快了一步。
    并不是美枝子体育平时都有好好练习的缘故,而是因为那是属于超越意识的行动,美枝子不能看见贺仪受一点伤害或不顺。
    奔向贺仪的那个瞬间,仿佛再闻到初见时贺仪身上散发的清幽的香味。美枝子想,原来自己真的喜欢贺仪。























TBC

弗朗西斯一言不合就进球                  路德维希一脸不高兴                              法叔你问过恶友基尔伯特吗!!!

她会让她笑,我只会让她难过。